主页 > 书屋论文 >梦想创业家上篇/从转售街头服饰到自创品牌 杨敦伟发挥巧思设计 >

  • 梦想创业家上篇/从转售街头服饰到自创品牌 杨敦伟发挥巧思设计


    2020-07-18


    梦想创业家上篇/从转售街头服饰到自创品牌 杨敦伟发挥巧思设计因为一个根植在脑海中的念头,现年25岁的杨敦伟遂利用闲暇时间,把自己对于街头时尚的想法,设计成一件件时尚潮流服饰,藉此打造出一个专属马来西亚的街头服饰品牌——Futuremade。“想法是无限与廉价的,若只是空想而从不实行,一切都会白费。唯有把想法实体化,製作出来,才会成为一个昂贵的梦想。我想,这应该就是梦想与现实的差别。”15岁那年,他通过网上论坛发现来自欧美日韩的街头时尚品牌,如Stussy、BAPE与Subcrew等,都对他如今的设计形成了深远的影响。当时,他心中存有一个疑问,为何没有一个专属马来西亚的街头服饰品牌,而开创一个街头服饰品牌的念头,也自此根植在他的脑海中,并悄悄萌芽。直至大学时期,多年来厚实的积累,终于有了一个爆发的空间。跳脱寻常思维构想细节“由于拉曼大学舞蹈社举办的舞蹈比赛需要一件活动Tee,于是,他们便把这重任委託于我。我尝试画了几款设计图后,就喜欢上把自己的想法设计成衣服的感觉,于是,我决定要创办专属自己的服饰品牌。”大学主修广告系的敦伟,自嘲自己的画工不佳,虽然曾在小学时短暂学绘画,然而最终依然放弃。因此,每每他在构思服饰上的图案时,都需花上数倍的时间方才完成。“山不转人转,既然我画工不行,倒不如把心思放在衣服的细节上。我常说,魔鬼藏在细节中,顾客购买我的衣服,除了欣赏其设计,更多原因是因为布料的品质与舒适的剪裁方式。”他所设计的街头服饰,每一件都藏有他的小巧思,如近期推出的Guity Pleasure(他解释为“惭愧的愉悦感”),便大胆採用枣红色布料,且在T恤下方左右处,各设计一个口袋,方便顾客收纳眼镜、手机等必需品。除了造型特别,亦兼顾实用性。“我的设计灵感来自于生活点滴,就如T恤上的两个口袋,是为了方便我收纳眼镜所设计。我常会问:‘若我这样设计的话,可以吗?’尔后便着手设计。因此,我的设计中常常会彰显出我跳脱寻常的思维。”因为不曾系统化的学习服装设计,因此,他每一步都走得很用心,在不断的尝试与失败中摸索。如今,Futuremade的网站中,除了贩卖他设计的T恤,亦出售裤子、帽子与包包。精益求精的他,更希望能在未来推出自己设计的外套、衬衫甚至是沙发等家具,把藏在基因里头的疯狂想法一一实现。转售欧美日韩街头时尚品街头时尚是从欧美日韩等地发迹,再通过网络或时尚杂誌越洋传入大马。杨敦伟说,如今,大马对于街头文化的接受度,相较以前已有所提升,在大街小巷不乏街头时尚达人的身影。由于知名的街头品牌价格略高,对于当时尚在中学就读,毫无经济基础的杨敦伟而言,高不可攀。为了购买心头好,他唯有储蓄零用钱,并想方设法增加收入。“依靠网络的便利,我突发奇想,把欧美日韩等地的街头潮流单品,一件件引进并转售给其他同好。由于这份事业需要用到银行账户,于是我便央求妈妈携带我去开办新的银行帐户。”询及父母是否曾反对他对街头服饰的追求时,他说,父母都保持着中立的态度,并希望他依靠自己的能力购买。而他经营转售生意所获得的盈利,也让父母放下心头大石。服饰设计带未来感科幻片《回到未来》是杨敦伟最锺爱的电影之一,也是他为自己品牌命名的源起。他说,每个人对未来的日子都有不同的美好想像。因此,若希望想像成真,如今就需要努力筑建。“Future指的是未来,而Made则代表过去。这两组相冲突的词语,其实是唇齿相依的存在,一切皆因Made in Future,所谓“有过去才会有未来”。或许是性格叛逆的原因,过于正式的词语,无法表达出我的理念,于是,我便调转顺序,使品牌名字成了如今的Futuremade。”与主流常见的服饰不同,他的衣服或剪裁长短不一,或设计图案别緻,或用色大胆前卫,全都充满了未来感,彷彿印证着他所说的,那是属于未来的服饰。拍影片介绍名牌球鞋具有多重身份的敦伟,正职是一名活动策划员,闲暇时更化身成YouTuber,在网上藉由影片与众多网友分享街头时尚的资讯。他常常感叹时间匆匆,除了日常间的工作,下班后则醉心设计,週末假日更是忙碌于拍摄影片。“除了街头服饰,我另一个嗜好便是拍摄与剪接影片,主要拍摄的是各大品牌球鞋的开箱与介绍,由于主要媒介语为华语,也因此吸引台湾的观众关注。我很庆幸无论是主业或副业,皆是我的爱好。”除了本名杨敦伟外,他尚有一个自取的别名——小屁孩。他说,他长期关注台湾文化,并发现当地民众喜用“小屁孩”字眼讽刺对方幼稚与不成熟的想法。而喜好冲突性词语的他,遂决定以小屁孩作为别名,另一方面也可以引起他人注意。“我常以小屁孩的名字分享影片,希望能藉由这重身份告知大家,我虽然年轻,但我愿意学习球鞋的历史,并希望观众可通过我的影片,学习或了解有关球鞋的新知识。”订单少成本增表面上,独力创办街头服饰品牌一事看似风光,但实际上,杨敦伟却是有苦难言。他说,在创业初期,由于资本有限,且市场动态未明,他不敢大量生产服饰。然而也因为产量少,且设计别緻,不少工厂并不愿意接受其订单,为此,他亦花了不少唇舌与时间。“由于我注重服装的细节,从包装到成品,我都严格要求。然而,当把设计图交给工厂时,我却必须与现实妥协,因为工厂所能提供的布料,无论是色泽或品质,都与想像中有些微落差。如若要求工厂购买新布料,则会增加我的成本,或要求我增加订单数量。”此外,他也需要在市场需求与设计间找寻一个平衡点。他说,Guilty Pleasure系列所推出的枣红色服饰,由于颜色跳脱寻常,并不获得顾客青睐。然而,他觉得街头服饰不可过于迎合顾客口味,反需从生活中跳脱,设计具备新鲜感的服饰。最初,由于资金与货源量管理不善,导致他面临周转不灵的状况。由于前货未清,而又陆续生产数种设计,以致他没有资金再度推出新款服饰。所谓经一事长一智,在经过了这件事后,他开始严控货源,预设许多可能面对的问题,并制定解决方案。街头服饰源自街头文化街头服饰(Streetwear)是街头文化中的一环,深受欧美日韩等地的街头文化影响。其服饰设计或简约,或酷炫,或时尚,囊括帽子、衣服、裤子与鞋子等单品,互相搭配组合,形成一种新型潮流。常见的街头时尚品牌有Adidas、Nike、Stussy、Bape与Subscrew等。‧2016.11.24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